分类
亚搏首页官网

北京鸟巢隧道车祸或涉更多豪车

4月11日夜间,北京“鸟巢”附近朝阳区大屯路隧道北沙滩段上演现实版《速度与激情》,一辆兰博基尼被一辆法拉利撞得支离破碎。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有关事故的细节也逐渐被披露出来。

事故示意图事故示意图

警方通报

2015年4月11日晚,在朝阳区大屯路隧道内,发生交通事故,事故造成两车损坏,一人受伤。

4月11日晚22时许,吉林籍驾驶员于某(男)驾驶红色小客车,北京籍驾驶员唐某(男)驾驶红色小客车,在大屯路隧道东向西行驶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车辆与隧道墙壁和道路护栏发生碰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其中,绿色小客车损害严重,一乘车人受伤。

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现场:兰博基尼被撞毁

事故现场 兰博基尼被撞毁事故现场 兰博基尼被撞毁

新京报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一辆红色法拉利(现场车牌显示为“京N·NR458”)车头朝东嵌在隔离栏,左侧车门有两个10余厘米长的切口,右侧车门脱落。往东十几米外,一辆绿色兰博基尼车头被完全撞毁,车身朝东南方向架在隔离栏上,车旁还散落着一只黑色的高跟鞋。再往东近百米远,隧道北侧墙皮被撕出一个大约70平方米的口子,内侧钢架以及疑似电缆线被扯出。

第一撞击点距离法拉利最后停靠的位置有百米远,现场没有看见刹车痕迹。百余米长的隔离栏被全部移平,事故一侧全是隔离栏以及车身碎片。法拉利的车身下方可看见一个方形钢架以及电缆线,疑似撞击北侧墙皮后带出。不久两辆车分别被红布和绿布遮盖,法拉利的车牌也被纸张遮挡。

疑似司机事故后仍有说有笑

昨日凌晨1时40分许,一辆999救护车到达现场,一名戴眼镜疑似肇事车司机的年轻男子被警方带到救护车上,医生从该男子身上抽出两管血。

另一名疑似司机的年轻男子身披红色毯子站在警车边,交警拿出一个类似酒精测试仪的仪器要求男子吹气。随后该男子也被带上救护车抽血。在这个过程中,两名男子有说有笑。记者听到,后抽血的男子称“自己从车上下来,快吓尿了”,另一名男子则不时拥抱拍打他表示安慰。

事故车辆不止两辆?

一目击者出示的照片显示,隧道内,事发时还停着多辆车,其中一辆黄色豪车车门明显内凹,另一白色车辆车尾损毁严重。 一目击者出示的照片显示,隧道内,事发时还停着多辆车,其中一辆黄色豪车车门明显内凹,另一白色车辆车尾损毁严重。

据一目击者称,前夜的隧道撞车事件中,除撞击严重的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还涉及多辆豪车。该目击者出示的照片显示,隧道内,事发时还停着另外四辆车,一辆黄色豪车车门处可见明显内凹,另一辆白色车辆车尾损毁严重,在这两辆车的前方,还停着两辆车。

该目击者说,事发时,这些豪车疑似在飙车,发生事故后,除法拉利和兰博基尼外,其余车辆均在警方赶到现场前离开。对于是否涉嫌超速或飙车,昨日警方通报中并未提及。

原因猜测

据兰博基尼的司机介绍,事发时,他的车走在前面,而法拉利走在后面。

当时兰博基尼开进隧道后,可能是由于下坡车速过快,加上路面湿滑,在行驶至隧道中段时,突然车身颠了一下,导致他的车失去了控制,先冲向了旁边的护栏,然后再撞向了隧道墙壁,随后又被反弹到了护栏上,车身被护栏撑了起来。

而后面的法拉利轿车也遇到了兰博基尼相同的问题,但是由于前面的兰博基尼已经发生事故,法拉利减缓了速度,可还是遇到了颠簸后失控的情况。

由于法拉利的司机及时控制了车身,才没有撞向隧道墙壁和冲向兰博基尼轿车,而是直接碾轧了护栏。

目击者讲述

网友“Miss仙仙” 称,大屯路隧道内经常有人飙车,非常危险。“昨晚回家路过时,这些车就已经停在隧道里,还有好些人,我觉得他们那会就在准备飙车 。”

“一公里的隔离带都被推平了,绿车骑在隔离带上几乎全毁,红车的车门全掉了。”现场目击网友“christy果儿”告诉记者,昨日22时许,她由东向西路过事故隧道,在几公里外便看见满地碎片,白色隔离带被撞的七零八落,“至少有500米全都扭在了一起。”

“christy果儿”称,她经过隧道时,只剩下最左侧车道可以通行,绿色的兰博基尼横跨在护栏上,“车头全毁”。兰博基尼前方,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458。“很奇怪法拉利是逆向行驶,车头朝东右车门已经完全脱落,掉在路中间。“christy果儿”称,当时有七八个80、90后年轻人在现场对着这几辆车束手无策,也有的忙着打电话。

兰博基尼挂零时牌照

据了解,事故车兰博基尼昨日凌晨被拖往南楼梓庄地铁站附近的北京超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昨日下午,记者在该公司的修理间见到该车,车身被帆布覆盖。据店长介绍,昨天上午有警方前来调查相关情况,并要求车主赔付隧道内损毁的公共交通设施。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养护中心内的兰博基尼车目前前挡风玻璃处挂着一临时牌照,显示该车的临时牌为3月27日签发,有效期至4月25日。

红色法拉利车主疑似北京某高校学生

4月12日下午,记者根据涉事红色法拉利车牌登记的住址信息前往海淀区某村探访。该地址附近有多家高档住宅小区和别墅区,但车牌登记住址所在区域为拆迁平房区,且没有发现所登记的门牌号。据多位附近居民介绍,该区域于1年多前开始拆迁,剩下的住户已不多。当地派出所一工作人员称,因该区域正在拆迁,无法查询更新地址。

另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红色法拉利的车主为一张姓男子,目前就读于北京某高校。

超跑俱乐部成员称警方证实无超速酒驾

12日上午8时许,微博认证为“SCC中国超跑俱乐部创始人”的网友“SCC可乐”发微博称,现场警方勘察检测,只是由于大雨,兰博基尼突遇隧道路面一摊积水,导致侧滑剐到栏杆后旋转失控。警方证实当时无超速、酒驾。同时他还表示,车主也不是SCC会员,只是会员的朋友。

两车司机否认飙车 称互不认识

对于11晚间的事故,有目击者称,事发时两车速度过快“很可能在飙车”。对此两车司机予以否认,称互不相识,只因雨天路滑导致事故发生。警方表示,两车司机分别为北京籍和吉林籍,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交警称两车速度远超限速

12日晚,一名一线交警告诉记者,针对大屯路隧道内的摩托车、机动车飙车行为,朝阳交通支队奥运村大队联合相关部门进行过多次专项打击。自去年夏天的专项打击 之后,在这里“飙车”的行为减少很多。但这起交通事故是否和飙车有关,目前还在调查之中,根据现场痕迹判断,两车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该路段的限速规定。

兰博基尼修理至少需200万

被撞毁的兰博基尼已被拖到位于南楼梓庄地铁站附近的北京超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对于损毁车辆的维修价格,店长称初步估计也要200万起。

一名汽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事故图片判断,兰博基尼和法拉利的价格均超过400万。如果维修的话,维修费是个“天价”,因此不具有修理价值,发生事故的兰博基尼极有可能成为一辆“报废车”。

不差钱的富二代 罚金微不足道

一名圈内人士表示,现在北京飙车圈内绝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每台被圈内认可的车辆造价都在六七十万以上,即便被警方查了也不太害怕,“很多都是富二代,罚金微不足道”。

大屯路隧道为飙车热门地段

大屯路隧道位于北四环外,总长1.2公里,共设六条车道,东西双向各三条车道,另外各有一条画满白线的非车道,和车道用隔离栏隔开,单向路宽20余米,穿越奥林匹克公园。隧道内灯火通明,限速每小时60公里。这里很受飙车族的喜爱。现在飙车的地点大多在五环、六环甚至更远,能在北四环找到这样的地方很难得。

据近几年媒体公开报道,大屯路隧道是“飙车党”常选择的“凌晨赛点”,附近居民曾多次向交通大队投诉扰民。百度“大屯路隧道飙车”,显示有3000多个结果。对于飙车现象,当地的奥运村交通队曾进行过多次查处。

最近的一篇题为《北京大屯路隧道内,飙车者与交警捉迷藏》的报道是在去年5月,报道称,“一些没挂牌照的跑车车主被扣过分。但这些飙车人就是和交警躲猫猫,警察来了,他们就跑,警察一走,他们又回来”。

一位圈内人士表示,现在飙车很追求引擎的声音,要越大越好。为了满足车辆启动时尽可能达到最高速度,飙车前都会把ESP(车身电子稳定系统)关闭。没有了ESP,车辆容易发生侧滑,这也是很多车发生侧滑的主要原因。

飙车为何屡禁不止?交警称不敢追

对于查处飙车的呼吁,管理大屯路隧道的奥运村交通中队曾表示,他们对于飙车行为确实做了多次查处,但在执法过程中很难追上飙车的车辆。“他们本身就开得很快,我们一追就开得更快。我们担心,在这种高速下他们太容易出危险,因此也不敢死命地追。”

居民呼吁加装减速带

常年来,大屯路隧道入口的风林绿洲小区的居民们对飙车意见很大。

有居民说,他家住在公路边上,几乎每个星期都能听到飙车族的引擎轰鸣声。而且大部分飙车都是夜里12点以后才出现,非常影响家人休息,此外也对道路交通带来了极大的隐患。此前交警部门曾经集中打击过附近的飙车行为,但这种现象还是时有发生。

居民们呼吁,如果在这条隧道内加装几条减速带等设施,就可有效避免飙车行为,“减速带很伤车,不会有人选择在坑坑洼洼的地段飙车”。

另有网友发帖称,“一条减速带连着另一条减速带,如果再想飙,也就只能飞了”。

禁止飙车 他山之石可否借鉴?

在飙车活动更为频繁的发达国家,各国有自己的办法限制飙车。比如日本首都高速湾岸巡警配备了大量的高速巡逻车辆。在法国有市长呼吁,对租用大排量汽车进行立法,禁止出租大排量汽车给缺乏社会经验的年轻人。

律师说法:若证实飙车涉嫌违反多条法律

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如果能证实涉事车辆是在公路上飙车,那么其行为涉嫌违反多条法律。

“如果警方能调取相关证据证明肇事双方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可能涉嫌危险驾驶罪。”韩骁说,对于飙车肇事,无论肇事者是否负刑事或行政责任,只要造成公私财产损失,均应负赔偿责任。

《刑法》第133条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京城超速被拘第一人:“二环十三郎”

2013年夏天,朝阳区东坝的地下赛车就曾引发社会关注,8月31日晚,东坝夜间飙车路段,北京警方布置了5辆警车管控该路段交通。随后,“赛道”被安装了隔离带和减速带。媒体曝光两周后,3名参与者被警方找到,并因涉嫌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而其实早在2006年,就有人因为公路飙车被制裁,并名震一时。

“二环十三郎”,原名陈震,是2005年至2006年间,他因能在晚上九十点钟的正常车流量下,仅仅用13分钟就跑完长达32.7公里的整个二环而得名。2006年2月,他和对手张晋在二环路上因非法赛车被警方截获,最终被治安拘留7天,成为北京首个因超速行驶被拘留者。

2013年8月,当陈震再出现在媒体面前时,是在劝诫还在街头飙车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去赛道玩?做好了还会有奖杯。”当时,他已经成为一名业余赛车手和评车人。“我31岁了,儿子都3岁了,别说飙了,超速都没有。”

新浪新闻综合新京报等报道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李健的郁闷与愁苦你不明白

如果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理工男,你根本不可能明白李健的郁闷与愁苦——成名的李健,是梦;真实的理工男,是噩梦。


【解局】短命的昆明新书记

又是昆明!2014年7月12日,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免职。8月,高劲松从曲靖市委书记任上补缺昆明,这屁股还没做热,又被纪委一把拽了下来。


医疗费跑赢GDP是社会之耻

20多年来,我国医疗费增长率基本都维持在14%以上,这个速度不仅远超了GDP增长率,更远超了国民收入增长率。国人的人均收入每年都在增长,却发现看病的负担越来越重;近几年来,医保覆盖率达到95%,却发现扣除医保报销部分之后,仍然要支付很高的医疗成本。


中国游客真的那么不文明?

也有一些所谓“不文明现象”,其实是某些国内“思想家”臆想的“洋规矩”,对这类“民族劣根性”的“反思”、“批判”,通常是国内热火朝天,国外却莫名其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