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首页官网

多名60后任省级法检两院掌门人 最年轻者47岁

原标题:一批年富力强60后出任省级法检两院掌门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杜珂

60后,名校法学科班毕业,法检系统出身,异地空降——这些关键词无疑满足了公众对正义的期待,也让这次司法改革以来规模最大的省级法检“一把手”人事换血,迅速成为舆论关心的焦点。

截至目前,共计12个省(区、市)的14家法院、检察院完成换届,新选举了7名省级高级人民法院院长、7名省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以下简称“两长”)。他们“年富力强”,诠释了司改人事布局的若干方向。

一次性注入9名60后,法检均打破最年轻纪录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统计发现,7名新科高院院长平均年龄55岁,最年长的今年60岁,最年轻的是50岁的浙江省高院院长陈国猛,为史上最年轻的高院院长。而2014年,所有省级法院院长平均年龄57.4岁。

7名检察长平均年龄54.5岁,比2014年58.4岁的省级检察院检察长平均年龄小了4岁。值得一提的是,新任检察长中,青海省的柏年仅47岁、上海市检察院的张本才49岁,双双打破履新省级检察院一把手的年轻纪录。

此番法检换帅,一次性为省级法检系统注入了9名60后司法官员,全国60后高院院长数量已由两年前的5名增至10名,60后省级检察院检察长也从两名上升到6名。

梳理他们的官方简历,这批新晋两院掌门,至少11人具有法学专业背景,其中两名博士、8名硕士,10人本科阶段即在著名法学院系就读。如,拥有博士学位的黑龙江省高院院长石时态,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广东省高院院长龚稼立本硕皆习法律,先后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大学。

简历详尽的5名检察长更堪称“阵容豪华”,他们全部出自法学界赫赫有名的“五院四系”:中国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学院、西北政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系,其中3人专修刑法。

全国人大代表、律师李亚兰认为,科班出身的法律人,其知识积累、阅历都比较深地受法律影响,更容易形成对法律的敬畏、对司法公正的追求。

近8成有法检任职经历,其中1人曾为律师

此次新晋14名掌门中,有11人曾在法检系统任职,其中5人大学毕业后从书记员干起,如浙江省高院院长陈国猛、湖北省检察院检察长王晋、云南省检察院检察长李宁等。有3人曾在高校或科研院所工作,新疆高院院长木太力甫·吾布力初系喀什师范学院中文系教师;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早先为上海社科院法学所研究人员、党委副书记,后转入上海高院;柏则起步于云南省工商管理学校,担任过副校长。

此后,柏的足迹遍及云南省工商局、云南省楚雄州下辖县、楚雄州中院、昆明中院,曾出任县委书记、法院院长,并获博士学位,在2014年由云南省政法委副书记转任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后,如今执掌青海省检察院。

现年60岁的“老将”广西高院院长黄克的经历更为丰富。他的前一个职务为广西崇左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职党政、群团、人大等系统,还有公安、政法委任职经历。浙江省检察长汪瀚,此前为浙江省国安厅厅长。

龚稼立的经历则显专注,他1984年毕业后即进入最高人民法院,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副总编辑、《人民法院报》总编辑,后为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

“说实话,对于我来说,适应新岗位的要求,需要进一步调查研究。”龚稼立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过去主要是参与政策的研究和制定,而现在主要负责工作的具体推进和落实。他表示要“首先从基层调研入手,全面熟悉情况”。

此外,石时态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有过两年律师经历,这在“两长”中极少见。

七成系异地任职,4人从两高空降

除了龚稼立,此番换届还有3人从最高法、最高检空降地方法检系统。如,原为最高法审委会委员的杨万明,担任北京市高院院长;《检察日报》创始人之一、最高检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办主任张本才,执掌上海市检察院;最高检原案件管理办公室主任王晋,挂帅湖北省检察院。

湖北省检察院前任检察长敬大力,2006年同样从曾工作了20年的最高检空降湖北,任职10年后,他今年回京出任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这显示出司法系统人员交流的特点。

此次换届也延续了传统,七成系异地任职。法检互换的做法也保持下来。如,有30年检察官经历的南京市检察院原检察长葛晓燕,今年首次步入法院系统,执掌江西省高院;现云南省检察院检察长李宁,此前系青海省高院院长。

所在单位曾办理蒋洁敏、李春城、赖昌星等大案

这14名新科掌门人在司法系统都成果丰硕。比如,石时态被媒体称为“学霸型”官员,著有《民事执行权配置研究》等专著;敬大力此前任职的湖北检察机关,曾公诉蒋洁敏、郭永祥、李春城等“大老虎”;陈国猛则在厦门中院期间审理了赖昌星案等重案,还是大陆第一个使用法槌的法官。

“浙江是一个大省,案件很多,去了以后才知道人均结案量全国第一,有很多敏感案件,案多人少矛盾突出,法院压力来自如何维护稳定、发挥职责、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陈国猛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会思考如何在司法体制改革背景下做好这些工作。

年轻的检察长张本才更有不少新观念,他任职《检察日报》期间多次组织舆论监督报道,批评收容遣送等制度,还曾撰写论文研讨律师法实施当中的困难,并在不少场合呼吁解决律师“会见难、阅卷难、取证难”问题,重视律师执业权利保障。

在司法体制改革加速推进的大背景下,这一批年富力强的司法系统新掌门无疑被寄予厚望。

本报北京3月13日电


人工智能未解决任何一个难题

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这种尴尬局面:我们离我们的目标仍非常遥远,真正的人工智能也离我们很远。尽管银幕中的科幻电影有很多人工智能的形象,它们甚至已进化出了人的意识,但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世界中还不会出现。


妇女问题不仅是女性自己的事

很难想象有一半人口的平等地位得不到事实上的承认,笼罩于一种落后、腐朽、畸形的观念中,这个社会能侈谈先进文化。所以真心追求社会改良的男公民,不能认为妇女问题仅仅是女性自己的事。


且看士余是不是鱼?

一位上任不到一个月的证监会主席,对他做任何评价都为时过早,不够客观。毕竟很多事情的推行与叫停都不是他个人所能决定的。


如何任性地当上村长?

1998年推行的村级直选,最终只是乡村权力从旧式政治精英手中转移到新式经济精英手中。经历多次村级选举后,村民们对乡村选举最初的热情转变成对乡村政治的冷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