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首页官网

深圳男子亲历山体滑坡:带8岁儿子从7楼跳下逃生

原标题:暂无再滑坡危险 发现3处生命迹象

新华社电 据深圳山体滑坡事故现场救援指挥部20日21时消息,地质专家和结构专家已对现场进行评估,暂时不会有再次滑坡危险。消防部队分25个搜救小组已对现场进行了两轮全面搜救,目前发现3处有生命迹象的地方,正在进行进一步确认和搜救。

在 现场参与救援的深圳市消防支队工作人员敖先生告诉记者,夜间救援能见度低、现场滑坡泥土范围大、废墟中杂物多,对精准施救造成困难,而且现场道路狭窄,一 些救援车辆、器械很难展开工作,主要靠消防人员徒步拿工具搜救,“冲出的泥土多是复合泥,消防人员踩上去后很容易陷进去。”

截至20日21时,事故现场搜救点已扩大到20个左右,共10余台挖掘机和陆地搜救犬参与搜救。记者看到,工作人员搜救时先用生命探测仪分片区搜救,发现生命迹象时便插红旗做标志,插上红旗之后再进行挖掘。

现场

泥土掩埋至四层楼高度

事 发地点在深圳市光明新区光明办事处凤凰社区恒泰裕工业园后侧。昨日下午1时许,南都记者抵达工业区附近的东长路和长凤路路口时,路口早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实施了交通管制,陆续有大批的附近居民进出警戒线。通往事发地点的长凤路上,停满了消防车、警车、应急、燃气、供电、120救护车以及各式施工抢险车辆。

在长凤路上南侧的一处在建工地上可以看到,远处一栋建筑整体呈倾斜状态,据参与营救的消防人员介绍,他们刚到的时候,楼梯倾斜还比较少,如今倾斜状况更加严重了。据其介绍,有机会逃离的人员都已经自行从楼里逃离。

继 续沿着长凤路往里面走,右侧路口竖着一个“救援总指挥处”牌子,沿着这条小路进去,前行约100米,就来到了事发现场,目力所及之处可以看到一栋倒塌的建 筑,还能够看出来有楼房的结构,很多钢筋水泥直接露在外面。在坍塌的楼体上面,不少消防官兵正在搜救,远处还有消防官兵正在赶赴现场。

为 了看到整个工业园区被掩埋的情况,南都记者爬上了一座6层高的大楼,从楼顶望去,工业园区的原貌已经完全看不到,映入眼帘的全是平整的泥土,只有两栋略高 的大楼侥幸耸立在现场,但仔细看去,泥土都已经掩盖至四层楼的高度,不仅如此,经过泥石流的冲刷,大楼也已经变得严重倾斜,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越深入越危险,也越触目惊心。”现场一位施救的消防人员介绍,每个消防小队都携带了生命探测仪,有部分搜救队还配备了搜救犬只,不过由于现场泥土太过松软,给搜救增加了难度。

亲历

短暂停电和爆炸声后 大楼就塌了

据 一位目击者介绍,事发时天空下着小雨,并没有过多的异象显示灾难即将发生,“几秒钟时间,眼前的大楼就开始倒塌,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太可怕了。”据其介 绍,泥石流倾泻而下的速度非常快,不到5分钟就从山体滑坡处掩埋至整个工业园区。据他介绍,事发时,大量在工业园里工作的工人拼命往外逃跑,现场极为混 乱。

“事发时实在太可怕了,只听到一声轰鸣的爆炸声,便看到身边的人拼命往外跑,”一位在工业园上班的工人激动地介绍,事故发生 时,工厂发生了短暂的停电,起初工人还以为只是单纯的停电,但随之而来的巨大爆炸声让工人们纷纷逃出厂房。“刚刚逃到厂房门口,便发现后方扑来的灰尘,自 己公司的宿舍楼瞬间就坍塌掉了。”据他介绍,由于逃跑及时,自己厂房的工人并没有人员被困,只有几个人受到了轻伤,但由于事发太过突然,部分工人受到了惊 吓,精神状况并不稳定。

叔侄俩逃下楼后 又上楼救出3名亲人

郭杨是德吉程工业区里一家公司的负责人,事发时 他在一楼。他说,昨日上午约11时40分许,明显感到房子在动,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坡上开始往下滚起浓烟,自己立刻从一楼房间往外跑。与此同时,郭杨的叔叔 曾思福也在6楼感到房子的抖动,这栋房子总共6层,他立刻从顶楼往一楼跑。两人在一楼碰到后,又折回了2楼,因为曾思福的妻子、岳父和岳母还在二楼。

曾思福回忆,进入房间后,他拿起毛巾就往洗过衣服的水里浸,打湿后给家人捂住口鼻,然后去楼下开车,“空气中全是灰尘,根本看不清楚路,往左撞到了东西,我就往右开,往右撞到了东西,我就再倒回来,我就凭感觉开出去了几百米。”

郭杨说,他还有两名员工联系不上,“一名事发时在宿舍睡觉,还有一人也在公司里。”他十分担心两人的安全。

寻亲

10多位亲人电话联系不上

昨日下午2时许,事发现场外面已经设置了两道警戒线,其中有一些市民在警戒线内紧张地等待着消息,这些人当中,有的是从外面赶来寻找亲友的,也有的是刚刚从事发现场逃离出来的。

卢先生是河南人,昨日中午,他从别处赶到事发现场,因为他的表哥等两家人住在出事地点,据他介绍,他们并没有住在工业区的楼房里面,而是住在了楼房附近的集装箱里,两家有十几人。

据卢先生介绍,他的表哥在附近做生意,一家人就住在靠近山坡的地方,住在那里已经有两年时间了,据他的表侄子介绍,昨日中午,突然发生了泥石流,于是表侄子抱着几岁的小女儿从房间里逃了出去,“差不多10米远,人在前面跑,后面跟着泥石流。”

卢先生表示,昨日上午11时许,他还和自己的表哥通过电话,后来从表侄子那里得知出了意外之后,电话就打不通了,一直联系不上,表侄子又返回现场想要找回自己的亲人,不过卢先生摇着头表示,“我的亲戚没希望了。”

医院

入院者大多

伤情稳定

在 光明新区人民医院,该医院外科的刘姓护士长介绍,医院总共收治5人,其中三人骨外科。骨科的刘医生介绍,骨科住院患者收治3人,一人为双侧跟骨骨折,打了 石膏,另两人为挫伤,没有骨折,此外还有一名年轻女子在神经内科,并未受伤,好像是因为孩子未能逃出,精神有些崩溃。

在光明新区中心医院,南都记者从院方了解到,前后入院9人,伤情都较为稳定,大多是逃离时骨折或擦伤,一人治疗后已经离院,目前8人住院,最大伤者为一78岁老奶奶,最小为8岁儿童。

其中一位父亲带着8岁儿子从7楼跳下,所幸楼下有泥土堆积,因而未受重伤,父亲下肢骨折,儿子擦伤。


足协大会为啥就知道空谈?

放着现成的例子不研究学习,就知道空谈近景和远景目标这些务虚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具体怎么干的举措出来。这种会就是每月开,除浪费人力物力财力外,没有任何价值而言。


进击的赵家人,热闹的看客们

王石最后是被围猎绞杀,还是两下各自劫掠散去,或者以第三条道路实现和解,都会有隐秘埋下,也都没看客什么事。许多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的,无外乎是梭子型多一点或金字塔型少一点,翻来覆去。实际看是剧场型的,他们演你们看,只许看不许动。


科员月薪五千,被逼成势利女

按照这样的收入,在上海买房子真的是不知猴年马月!所以,现在有人给我介绍男朋友,我的首要条件就是得有房子,不管是在浦东还是浦西,不管多大,反正必须有。唉,看来我也被逼成为“势利”女了。


萧条黑龙江煤矿城市的未来

近年来,黑龙江是中国最萧条的省份之一。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不考虑通胀因素,其经济产出同比下降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