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首页官网

陕西神木煤炭经济污染乱象:污水厂建村庄水源地

 桑树渠村东北面的榆神工业区锦界工业园化工厂排污渠。这个小山村已被工业园区包围了,“头顶上”还在建污水处理厂。
桑树渠村东北面的榆神工业区锦界工业园化工厂排污渠。这个小山村已被工业园区包围了,“头顶上”还在建污水处理厂。

65岁的杨闯关蹲在汩汩流淌的山泉旁边,满面愁容。这一股山泉的泉眼处是面积一百多平方米的一片湿地,被绿色的铁栅栏围着。铁栅栏里面的沼泽里插着一块神木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设立的铁牌,上面写着在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必须遵守的规定,包括“禁止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也包括禁止进行“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 

杨闯关指着沼泽中心的一块水泥盖说:“这下面就是我们桑树渠村饮用水的取水点,通过引水渠顺着山势引到村子里。”他又指着大约五十米开外的地方,从山坡上一个方形的水泥洞口哗哗流下来的小瀑布,小瀑布的水浑浊且散发着阵阵异味,“这个水就是工厂里面出来的污水,现在已经把我们喝的水污染了。”

还不仅是这样,让他觉得更为夸张和不能忍受的是:半山腰上,离取水点目测三四百米的地方,正在建设一座工业污水处理厂……

工业园包围小山村

多个工业区交叉重叠,泉水变色变味

在水资源紧缺的陕北,人们自古逐水而居。桑树渠村700余村民祖祖辈辈喝的山泉,是秃尾河的一级支流,水源从山坡沙地中涌出,经秃尾河最终汇入黄河。在这条泉水流淌的山谷里,有着与外面的半干旱原野差异甚大的自然景观———树木成荫,灌木茂盛,鸟雀成群,还有农民开垦的色彩斑斓的田地,种着各种蔬菜。

这里的“纯天然”水质原本极好,但是从大约5年前开始,清凉甘甜的泉水开始变色、变味。经常有股汽油味,一煮就出泡沫,还有黑色的沉淀。

“用这水来浇菜、种地,种出来的粮食味道也不对了。”和杨闯关同村的村民杨槐礼表示忿忿不平:“上面流下来的污水,渗透进我们的泉水里,把水全毁了。夏天的时候,这个山谷里面的气味甚至会刺激得呛鼻。这些年,村里面有不少人生病,得癌症的都有十多个,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水污染有关,也没人来检测过。”

桑树渠村坐落在秃尾河采兔沟水库下游东岸,神木县高家堡镇最北端,东北接着榆神工业区锦界工业园南区,隔河相望的西面是正在开发中的清水工业园区。神木县的煤炭资源丰富,在十多年前,这里的煤矿基本都是采出原煤往外输送。但自2002年之后,神木县规划并建起了锦界工业园,几家煤电厂和煤化工厂陆续开工,不仅可以往外卖电,也开始用煤炭做化工原料,生产氯碱、煤焦油等产品。均为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近几年来,工业园的发展更为迅猛,60平方公里的园区内,入园项目已经达到68个,实现了总投资700多亿元,比2011年底的时候翻了近一倍。

在“十二五”煤炭工业基地高歌猛进的大趋势下,2009年后,榆林市又将神木县的锦界、清水大保当组团与榆阳区的一片工业区划到一起,组成榆神工业区,作为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核心区域重点打造,逐渐做大,总面积已经达到1100多平方公里。因为此前这里已经有了省级的神府经济开发区,于是,榆神工业区管理委员会作为榆林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就和神府经济开发区挂一块牌子,负责管理各个工业园。

然而,因为各个工业区、工业园名目上交叉重叠,管理上也有历史沿袭。榆神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实际管理的园区就只有锦界工业园的北区和新建的清水工业园。锦界的南区依然是神木县的锦界工业园管委会在管理,榆阳区的工业园也是榆阳区自己在管理。

“所以,现在‘园中园’的问题比较突出,我们也不太清楚锦界工业园南区的情况。这个是神木县在管,你得去问他们。”榆神工业区管理委员会综合办主任李有平表示完全不清楚南都记者所说的工业园废水污染了村民饮用水的情况。

污染超标也要建厂

污水处理滞后,河流已无纳污能力

榆神工业区管委会环保局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对“饮用水源被污染”的情况并不知情。只是知道南区在新建污水处理厂。建设污水处理厂原本是减少污染的手段,但是,污水处理厂本身也是污染源,选址必须在环境不敏感的位置。

“把污水处理厂建在饮用水源保护区吗?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可能确实是没空地了

吧。”一位工作人员说。他告诉南都记者,现在管委会环保局还没有执法权,只有依靠上级部门来查。还有一些企业此前因为偷排被勒令停工,都是环保部西北督查中心来调查时发现的。

整个锦界工业园只有一家污水处理厂———腾龙污水处理厂。南都记者从这家污水处理厂获知,他们直到2008年5月才建成第一期投运,并且还只具有城镇生活污水的处理能力,目前日处理能力是2万吨。除了接纳城镇的生活污水之外,目前也接纳了两家煤电厂和两家化工厂自己处理过后的工业废水进行进一步处理。

除此之外,锦界工业区的另外数十家企业,都是自己处理废水,自己拉一根管线往外排。工业区的水泥排水沟侧壁上,密密麻麻地插着各家企业的污水管口。这条水泥排水沟顺着山坡往下,一直连着桑树渠村的那个山谷,连着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的源头。污水从山谷中穿过,汇入秃尾河。

2011年前后,国家环保部在对清水工业园里要建的一个千亿元级的煤化工项目进行环评审批时发现,秃尾河已经有多种污染物超标,完全没有了纳污能力,不仅如此,其水量也很有限,并且近年来径流量还在不断减少。然而,这条河流的意义又十分重要,尤其是在西北干旱地区,它是下游居民赖以生存的水源和区域生态系统得以维系的重要条件。

在一次环评专题论证会上,一位专家提出质疑:为什么非得在这样的地方建如此大体量的工业区呢?来自陕西省的一位官员回答:“因为这里有煤,也就这里还有水,所以就规划在这儿了。”

榆林市的一位官员告诉南都记者,煤炭工业园对于榆林市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所以领导高度重视,管理部门也用尽心力招商引资,并且想尽一切办法提供保障条件。只是入园企业太多,发展速度太快,污废处理和减排手段却没有来得及跟上。目前,桑树渠村“头顶上”正在建的污水处理厂,就正是为了弥补这个问题而进行的工程。这个日处理2万吨的工业污水处理厂,预计2014年年底就能投运。

未来的水出路

饮用、农灌都没保障,水库水还不够工业用

神木县政府下属的锦界工业园区管委会没有主管环保的科室。南都记者询问了多位管委会工作人员,他们均表示“没有听说饮用水源被污染的事”。

该管委会发展规划科在负责工业园南区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事宜,副科长刘裕强告诉南都记者:“我们也知道污水处理厂建在水源地上面有点不合适,所以2012年的时候,政府就已经投资了80多万元,从工业园区的供水工程里面为他们村拉了一条供水专线,现在都已经验收了。”他很肯定地说,污水处理厂门口立的那个“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的牌子已经废弃了,因为政府为村民更换了饮用水源,让他们喝上了城镇集中供的自来水。现在那里已经不是保护区。“他们现在喝的肯定不是那下面的水。”

至于农业灌溉,刘裕强告诉南都记者,也不是用污水处理厂下方的山泉水,而是采兔沟水库专门有灌溉渠来解决农耕用水。

面对这样的解释,杨闯关和杨槐礼等村民表示很悲愤。所谓集中供应的自来水时常都在停水,而且水质也不好。现在大家用的基本还是被污染的山泉水,只是有时清,有时浊,靠碰运气。

再问问采兔沟水库是用来做什么的?答案更令他们沮丧———四千多万立方米的年可供水量全部都是为煤化工项目准备的,没有更多的量供农灌。黄河水利委员会已经批了取水许可,一个水库的水就够一个大项目使用。目前,采兔沟水库旁边建的神海水务公司,一部分水供锦界工业园,一部分水供清水工业园。就这样,用水缺口都还很大,榆神工业园区管委会正在积极想办法再从别处调水,以满足即将上马的其他项目。

饮用水源保护区2012年就已经“废弃”了吗?村民们不信———因为取水口的水源地保护区警告牌上分明写着“神木县人民政府2014年设立”。

当地水务部门的一位官员告诉南都记者,水源地保护区的取消需要经过省政府的审批,不是说另外接了水过来做代替,就直接可以把原有水源地随随便便废弃掉的。

“水被污染了,空气也经常很难闻,有条件的人都搬走不住在这里了。”杨闯关说:“留下来的都是没钱的。我们也怕长期下去对身体有影响,去交涉也没用,不知道将来怎么办。” 

南都记者 刘伊曼

编辑:SN117


APEC习安会为啥是这种表情

作为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中国自然不希望与日本总是“脸红脖子粗”地相遇。何况中日两国有相似的文化,有着千年的交流成果。但是,如果日本总是触犯中国的底线,不照顾中国人民的感情,不正视历史问题,不信守双边政治文件,那么这次的会面可能也仅仅是会面而已。


呼格案背后的第二十二条军规

呼格吉勒图案的重见天日,并非法律自身起了作用,而是源于政治气候的推动。呼格吉勒图死于政治(严打),“生”于政治,相形之下,呼格父母的努力,好心人的帮助,法律的有效运转,都显得卑微而渺小。


光棍节是个伪节日

高端女与低端男都难以成婚。在婚恋选择中,女性眼光向上,男性目光向下。而处于最高端的女性,向上只能看到天空;处于最低端的男性,向下只能看到土地。这就形成了“高处不胜寒,低处不胜惨”的局面。


我们为什么不敢拍抗美援朝?

改革四十年来,我们的艺术为什么不敢面对抗美援朝战争?我们不愿得罪老美?我们恐惧朝鲜这个烫手的山芋?恐怕是最主要的,尴尬面对数百万志愿军的几万孑遗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