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首页方网站

“流亡藏人”受访称想回国:达赖对我们不管不顾

原标题:德媒:“流亡藏人”渴望回国 称达赖“不管不顾”令其很受伤

中国西藏网讯 据德国文化电台近日报道,德国记者前往“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深入采访,当地藏人向记者表现出强烈的回国愿望,称“无政府,无人管,达赖让我们‘很受伤’”。

“流亡藏人”Tanzin向记者抱怨达赖对其“不管不顾”

旅 印藏人Tanzin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讲述了当时他当初因为听达赖的“召唤”离开西藏来到印度,然而事实并非如宣传的那样。藏人Dorjee向记者抱怨:“我们翻越喜马拉雅山跑到印度,却发现这里街道狭窄,房子破烂,甚至‘流亡政府’根本就不管我们,真的让人‘很受伤’”。

在接受采访的 时候,许多“流亡藏人”都向德国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认同感”:“哪怕现在在印度,从心里我们坚持认为我们是西藏人,真的盼望有一天能回到祖国。”而对于日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流亡政府”大选,这几位受访藏人表示,“这个‘政府’并没有政治权力,他们甚至不能给我们一本护照,我们无家可归。希望达赖再不要采取 暴力行为来获得政治权力,我们只想有朝一日平安回家。”

印度达兰萨拉经常发生当地人和藏人的冲突事件

事实上,没有护照的“流亡藏人”在印度面临着种种困境。由于缺乏合法身份,他们无法购买当地的土地房产,只能租赁,同时在跟印度人的纠纷中也得不到任何保 障。国际在线曾经报道,2014年8月两名在印藏人同当地人发生冲突被打得满脸是血,而其他藏人并不能前来帮忙。“流亡藏人”多仁(化名)向记者直言: “在达兰萨拉警察在处理冲突时偏袒印度人是公开的秘密。”

而更令达赖和“流亡政府”所担忧的是,由于生活条件迟迟得不到改善,愈演愈烈的焦 躁情绪和认同感的缺失已经在“流亡藏人”中蔓延开来。长期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加之印度本身经济状况堪忧,部分藏人试图跑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去;一些剩下“力 不能及”的藏人则希望回到西藏。随着网络通信的发达,国内日益丰富的物质条件和西藏自治区飞速发展的经济状况也令他们非常向往。

安曲活佛回国定居

去年5月,曾任“流亡政府”高官的第三世安曲活佛获中国政府批准,已返回四川阿坝定居。高官回国定居的消息在印度藏族社区内引起轩然大波,越来越多的旅印藏人开 始审视自己的处境和出路。Tanzin向德国记者抱怨时用了“乞求”这个词来表达自己回国的渴求:“乞求达赖喇嘛再勿使用暴力,我们只想要有朝一日回到西藏。”

达赖仍然四处窜访宣扬自己的“藏独”理念,而他身后的藏人社区,则正面临着“人心涣散,土崩瓦解”的结局。 (中国西藏网文/杨眉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